Loading
2

龙大(花市)与养肉人的小时代

  本文为上海肉伯在分分彩的原创投稿,如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出处。许多人养分分彩后,应该都有逛花市的习惯,就算不买,看看过过眼瘾也好。大叔最常去的厦门黄厝花市也是拆了搬走了,以往经过那里,总是会去逛逛,颇为怀念。

  “天呢!龙大拆了吗?”
  坐上时光机,穿回到2018年岁末的一个午后。阳光浅浅,穿过玻璃,懒散地打进车里;外面刮着白色的风,有一点点大。
  我驱车驶入龙大门口,看着昔日的市场几乎变为一片废墟,不禁发出一声惊叹。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那些店铺呢?那些鲜花呢?那些肉肉呢?眼前四五辆推土机来回忙作,轰鸣声迫不及待地怦然撞开我的记忆之门。
  龙大,不是江湖帮派龙头老大之意,而是魔都的一个花卉市场的名称,全名叫“龙大花卉”。
  五六年前,我初入肉坑不多久,渐渐不再满足于在家门口附近店铺里搜集和购买,一是价格偏高,二是种类较少。
  偶然的一个机会,朋友向我推荐浦东孙桥花卉市场。去了之后,发现商铺林立,各种花卉苗木及分分彩,肥料土壤和花盆等,一应俱全。
  于是,这里成为自己有空常来逛的地方。大规模购买各种分分彩,也是从这时开始。那时,我经常去一家名叫“小鲁分分彩”的铺子。
  “小鲁分分彩?”的老板,是来自山东的一位妹子。敦实的身材,敦厚的笑容,那时她经常边抱着出生不多久的孩子,边忙着给客人介绍分分彩。
  她的说话,时常被怀里孩子哇哇的哭声打断。但她似乎永远保持着那份耐心、敦厚和微笑,哄着娃,招呼着客人,两不耽误。
  因小鲁家的分分彩以景天为主,品相又出挑,价格比较实惠。加上那时我走的是一条清新阳光之路,对于屁股花、仙人棒仙人球这些冷灰色的风格没有胃口。一来二去,我和她以及市场上其他几位经营景天的老板们慢慢熟悉起来。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后来,有过很长时间的一段工作忙碌,无暇前往。等我终于再次去孙桥花卉市场,发现偌大场地,已经人去铺空,冷冷清清。
  我抓住一位在卡车旁边抽烟的师傅问什么情况,他吐了一口烟圈,瞄了我一眼说,搬走啦!早就搬走啦!问搬哪里去了,他随手胡乱指了指,说去祝桥了!
  “猪桥?猪桥在哪里?”我追问。他回答一句:“还狗桥呢!”便懒得搭理我。作为在魔都生活十几年且是宅男兼路盲的我而言,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
  接下去的日子,我虽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除了重复每天上班下班的日子外,只好慢慢养着自己手头的分分彩们,任由它们生长或黑腐死去。
  再后来,一个偶然机会,我被浦东景天阁的大旺拉进他的分分彩群里。群里以魔都朋友居多。交流魔都各个采购大棚的信息自然不可避免。
  现在想想,那个群真的热闹。拍卖分分彩、聊养肉技术、妹子们撩拨群主大旺等几乎是常话常新的主题。
  群里,性格鲜明、血肉丰满的肉友中,除了我为之多次专文写到的9妹之外,还有一位叫古风的小伙子,也让我时常怀念。
  那时,古风应该是群里骨灰级的肉友。魔都稍具规模的肉肉店铺和大棚,他几乎都能如数家珍。因为他刚工作不久,收入不高,却压制不住对肉肉的喜爱,只有利用周末去各处海淘便宜的肉肉。
  每次古风淘到肉美价廉的品种时候,这位兄弟就要牛逼轰轰地嘚瑟,几乎都是于静谧的午夜时分,在群里亮名字、秀肉图、晒价格。
  最恐怖的是,他还要在群里吼上几嗓子难听的歌曲语音,作为终结每次嘚瑟的必选动作。关键是,深夜里,他的声音凸显得如此沙哑而凄厉。
  那段时间,我真替那些被他吼过的歌曲难过,如果它们有生命,一定悲催得肝肠寸断,抱怨为何被创作于世吧。
  天亮后,面对古风的漂亮又实惠的肉肉,相信众多群友都如我一般,故意摆出不屑的语句,“切!不过如此嘛。”心里的忌妒却如野草般不可遏制地滋长着。
  终于有一天,我群里问古风:兄弟,你这些肉肉都是在哪里买的?他迅速敲出“龙大”两个字甩到群里,并附上电子地图。
  我又问他是否知道原先的孙桥花卉市场,听说搬到猪桥去了?他半晌没有回音,然后,是满屏的哈哈大笑的表情!他说,大哥,是祝桥!!龙大花卉就在祝桥啊!
  很快到来的一个周末,我立刻驱车去了龙大。真的庞大!这个地方靠近迪士尼乐园,毗邻魔都东方奥特莱斯,数千家花卉苗木商铺林立,万千品种荟萃,散发着勃勃的生机与活力!
  如果慢慢逛的话,两三天的时光都未必够用。我那天逛了分分彩区,竟然发现了小鲁分分彩的老板和其他几位当年在孙桥的老板,人生何处不相逢!还有,小鲁的娃已经在蹒跚学步了。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从此,龙大成为我购买分分彩的后方基地。而且,这里地域宽广,店铺老板们的肉肉大棚基地,就在相邻的田野里,我有空时候,也去大棚里走走、逛逛,看看分分彩们被培育的全过程。
  其后,大概不到一年时间吧,大旺的分分彩群趋于冷清、沉寂。大旺不拍卖肉了;他的弟弟‘’花花‘’也懒得管理群;9妹突然消失了;深夜里古风的龙大晒肉和吼唱也慢慢减少以至没有了。最后,群去人散。
  到底,他们都去哪儿了?无人能知道,也没必要知道。应了那句话,从终极命运而言,所有的圈,最终都将变为花圈——朋友圈也如是。
  那个群消失了,龙大却依然在。其后,我被萌叔拉进了联萌群里,一晃三年之余。在这里,继续述说着龙大的分分彩故事。
  联萌群的朋友人数不多,相对稳定,肉肉有情,群里有爱。但旧友退群、新朋入群之事也会时有发生。阴晴圆缺,聚散离合,人生原本如此。但我看到有人退群,依然忍不住怀旧与遗憾。
  几年来,我每每在喧嚣和无奈中倍感压力之际,就去龙大逛逛,一路开车,头顶上飞机在蓝天白云里滑过,愈远离市区,愈可以渐渐放空自己。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遇到品相价格不错的肉肉,也会顺便帮群里有兴趣的朋友推荐一下。在这里,我也成功从一枚热爱景天的清新大叔晋级为迷恋怪异球球和肉肉的污伯。
  时光流转之间,我完成了自己兴趣的华丽转身,看到了龙大分分彩市场的兴旺繁荣,也目睹了其趋于凋敝和转型的历程。一切皆是时代使然。
  就像这次眼前的龙大市场拆迁,就是大环境激变的产物。原本市场河西侧有几百家商铺,经营三角梅、绿萝等花卉苗木和分分彩,熙熙攘攘,几年有余。
  如今一纸令下,说是违规建筑,全部拆除。剽悍的规则从来不需要解释,除了操作执行,夫复何言?
  幸好,龙大河东区域的商铺,依然尚存留。哪怕人气有些清冷,生意有些低落。但至少它们存在着,并支撑起那么多家庭赖以生存以及爱肉之人的梦想延伸进现实。
  大时代背景下的小人物,又能拿这个世界怎么样?无力突围,也懒得吐槽,只有退回每个人的小世界里。
  龙大、肉肉、时光,三者交织在一起的感觉,犹如一管粗大的萨克斯,径自吹出满天霞光。在小世界里突围的肉友们,就像快乐的流浪犬,继续在路上游荡。走累了,吹吹风,吼上几嗓子:

喝一杯竹叶青/唱一杯水花红
道什么古来今/沉醉嘛付东风
烟波里一扁舟/人世恍若梦
……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上海龙大花卉里的分分彩
  (说明:1.本文照片,皆来源于龙大店铺或从其购回自己养护的植物拍摄。2.龙大花卉市场地址:浦东新区华洲路112号,交通方式可问度娘。)

★微信搜索公众号id drlmeng,即可关注联萌,更多互动★。